女子被.迫发.生238次,只因太漂亮?连办案人员都....

摘要: 第1章 小姨我上小学那会,我妈嫌我爸穷,离开我爸了,我们班同学都知道这事情了,就开始嘲笑我没妈妈,是野孩子,

01-21 03:14 首页 成功男性进化论

随着一声低吟,梁锦橙打开了房门,紧接着心尖蓦然一颤。

满室充斥着一股恶心人的暧昧。

灯光下,床头被撕烂的黑色丝袜彰显着方才一场搏斗有多么激烈。

而这现场的主人,却是她多日不见的丈夫——沈沉。

沈沉却是轻撇了她一眼,淡定自若的提起裤拉链。

床上的柳素素慌忙整理,只是那些衣衫,现在已经变成了碎布条,只好窘迫的看向了沈沉。

沈沉勾起唇,挑眉一笑,一双桃花眼看向了门口站着的梁锦橙,慢条斯理道:“拿一套你的衣服给素素。”

梁锦橙微微抿唇,胸口闷闷:“你妻子的衣服,她也敢穿?”

“妻子?”

沈沉优雅的起身,迈开长腿,闲散的模样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走向她,嘲讽道,“对呢,我可是一个有妻子的人。”

接着,伸出了手指,掂起了梁锦橙精致的下巴,顿时目光狠戾似是淬了毒,“可是,这个妻子,我嫌太脏。”

那手劲儿逐渐加大,梁锦橙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“嘶……”

看到她痛苦的表情,他只是笑,“素素,这个女人的衣服太脏,我等会儿带你出去买新的。”

柳素素听闻,眼中闪过一道欣喜,表现柔顺乖巧:“好,都听阿沉的。”

梁锦橙全身紧绷,屈辱涌上心头,眼眶不自觉地红了,用尽全身气力去掰开他的手,洁净的下巴上,便出现了青紫的痕迹。

她瞪向他,一点没留余地,一字一击:“你以为你有多干净?她又有多干净?一个婚内出轨,一个勾搭有妇之夫!”

沈沉冷哼,“婚前我洁身自好,素素跟我的时候是第一次,是不是比婚前非处,生过孩子的你强?”

一年未见,现在又重复了一年前他离开时说的话,“非处”,“生子”!

她听闻他回来的一刻,心中所有的期盼在入门的一刻瞬间瓦解,而他现在所说的,即便是坚强的心,也经受不住的支离破碎。

这样的婚姻……还有什么意思!

“呵呵……”她将眼中的泪忍回去,嘴角扬起一丝慎人的笑,言语毅然果决:“天亮,就离婚!”

柳素素心中一喜,不自觉感慨补得那层膜,实在值得。

但沈沉却不似她那番愉悦,他眉间紧皱,眸光凶狠。

柳素素知道自己全是凭得沈沉怜爱才有的今天,这两人的事情自己不好多言语,只乖溺细声道,“阿沉,我先出去,你们好好说话,别伤了和气。”

柳素素一离开,沈沉一声低吼:“离婚?你凭什么提离婚?”

“怎么,成全你去娶一个只为你生孩子的处女,你还不高兴?”她眉眼弯弯,说不尽的妩媚风情,美——从来都是她的标志!

沈沉怒极,抓着她的衣领一把将人橙推到了床上,欺身而上,压得她动弹不得:“一年不见,本事见长,是水性杨花惯了?”

“沈沉,放开我!”

“放开?放开你之后,让你去找别的男人?”沈沉横眉怒视,这绿帽子让他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给撕了。

他说着,便向她衣服里面探去。

两人近在咫尺,残留的女人香水味充斥鼻尖,令她恶心。

“你能找女人,凭什么我不能找男人,不是说我脏吗,嫌脏你还碰?”梁锦橙死死瞪着他,这些年的委屈,她受够了。

“脏了也能碰,当鸡用!”

“沈、沉!”她吼了出来,双眼猩红,偏偏身体又被他压着挣扎不动。

“那个人有没有这样摸过你,是他摸的舒服,还是我摸得舒服?”

“你无耻。”她紧紧咬着牙关,羞愤欲死。

沈沉那双大手,渐渐往下,从腰间探入裙下,直至摸到她小腹上的疤痕,玩味的脸立即沉了下来,蒙上一层阴鹜。

他这个妻子,貌美肤白,身材也是极好,偏偏……

沈沉鼻子里发出一阵鄙夷,大手微松,梁锦橙立即反手甩出去了一个耳光,狠狠的瞪向他。

嘴唇蠕动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,如鲠在喉。

眼中的晶莹散落,润湿了床单。

这个男人,她永远也不想再见到。

冲出去,离开别墅,梁锦橙就撞上了刚刚下车的严清秋,沈沉的母亲,以及沈沉的姐姐沈萧娅。

“大半夜,干什么慌慌张张的。”严清秋苛责一声。

梁锦橙顿了顿,心中情绪满溢,只简单道了一句,“对不起。”

连称呼,也省了。

梁锦橙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,一路跌跌撞撞。

内心翻涌,满目泪光,分不清红绿黄,只想尽快回爸妈那儿拿好所有的证件,等天一亮,立即和沈沉离婚。

只是在冲向马路的一瞬间,迎面一辆轿车扑了过来。

而夜,如黑色的漩涡,顿时将她吞噬。

尖锐的刹车声划过天际,余音久久不灭。

也让沈萧娅和严清秋撇头看向马路。

“妈,好像出车祸了。”沈萧娅犹疑了一下,准备掏出手机打救护车。

严清秋白了她一眼,抢走她手里的东西,“拿手机干什么,大晚上,黑漆漆的,我可没见到什么车祸。”

严清秋说罢,拉着沈萧娅疾步往别墅里走。

而这一切,被黑色路虎里的一双褐眸看的清楚。

“先生,已经打了救护车,是她突然冲出来,我们无责,是否让交警来处理?”方元毕恭毕敬道。

车内身量修长的男人坐在一片阴影之下,一双琉璃目,温和淡雅:“她怎么样?”

“及时刹车了,暂无性命之忧,只是这郊区,救护车赶来可能会比较久,对那位小姐的伤势不利。”

“嗯,带去附近简居医治。”

待梁锦橙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日早晨。

左腿一阵疼痛,她抚着床沿起身,看到了脚上绑着的绷带。

微微抬脚,疼!

环视一周,环境陌生。

“醒了?”

声音冷冷,却又动听。

梁锦橙随着声音看过去,入眼是一名男子,五官深邃,一双褐色琉璃眸格外清明亮丽,冷峻凌厉外,还掺杂了几分怒气?

梁锦橙睫羽微垂,避开那目光。

刚才一瞬,她有点失神。

空气凝结片刻,梁锦橙抓了抓床被,“请问?”

“嗯?”男人斜靠在窗框上,身影逆着阳光,映衬出他卓然容颜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宋轶贤。”声音清冷,莫名拉开了两人距离。

梁锦橙心下一惊,这个名字,宋氏财团继承人,她听沈沉说过。

全球前十名中,唯一的国内财团。

出于礼貌,她自报姓名,“我叫梁锦橙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她一怔,联想此人的身份,调查自己,也不算什么难事,不愠不恼,平和的道了谢,且言:“如果方便,我希望可以给我的朋友打个电话,让她来接我回去。”

“可以……但可能晚了。”宋轶贤看着窗外,侧脸轮廓分明,“你的家人,好像来接你了。”

梁锦橙看过去,正逢宋轶贤转身,四目相对,房间内蔓延起一股沉默来。

对话戛然而止,室内重回静谧。

 “啪”一声,有人破门而入。

严清秋来势汹汹,环视屋内一圈,捕捉到在床头的梁锦橙,又撇了一眼窗边的宋轶贤,尖酸道:“哟,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,没想到是在这里会情郎。”

随之沈萧娅也走了进来,听闻严清秋言语,帮腔道:“害我们找了一晚上,原来是好端端的在这儿呢,也是够不要脸的,谁的床都敢上!”

房间不大,双方相距不过三米,对话清清楚楚。

梁锦橙眸光一暗,腮帮紧咬。

只得寄希望于宋轶贤,看向他,眉眼微皱,已经显现出了一丝不耐。

梁锦橙了然此人身份,不敢多叨扰,吸了口气,保持着平和,对严清秋道,“妈,这是博艺寰球总裁。”

“博艺寰球是吗,原来总裁都这么乐于助人啊,有夫之妇也敢随便带回家,却不送医院,呀……”沈萧娅提着音调说,严清秋却是拧了下沈萧娅的胳膊,引得沈萧娅低叫了一声。

沈萧娅不知道博艺寰球,严清秋却是知道,沈家公司手边跟进的一个案子,就是博艺寰球。

宋轶贤听了沈萧娅的言语,全身都冷了起来,寒气逼人。

严清秋心头一跳,看着窗边暂且还未发一言的男子,连忙转变了态度,爬上满脸的和颜悦色:“原来是宋总,多亏了你救了我们家锦橙……”

梁锦橙却看到宋轶贤俊脸又沉下去了几分,紧接一声凌厉打断了严清秋。

“来人,送客。”

严清秋脸上一黑,心中难免有怒气,却又不好发作。

耐心耐烦将梁锦橙扶出简居。

随严清秋一行回沈宅后,明明早晨还在的沈沉已经离开,严清秋又朝着自己梁锦橙啐了一句:“阿沉肯定是看你心烦,所以不愿意回来住。”

她无奈,全身有气无力,“妈,阿沉为什么不回来,妈是知道的。”

严清秋鼻翼微张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阿沉在外面玩女人,还不是你逼出来的,连自己丈夫都管不住,还有脸说。”

“那妈说,让我怎么办?”她能怎么管。

“管好你的肚子,懂吗?男人有了孩子自然会收心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梁锦橙抿唇,沈沉不愿碰她的话,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严清秋近五十的人,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就不知道主动点?”

“我……”

她还没说什么,就被严清秋粗暴打断:“又不是什么贞洁玉女,孩子都生过的人,装什么矜持。”

梁锦橙闭了闭眼,手掌紧捏成拳,声音冷了几分:“妈,如果你再提这件事情,我难免不会因为觉得委屈而把事实告诉阿沉,破坏你们之间的母子关系。”

严清秋脸色顿黑。

下午,市中心医院。

“真他妈不要脸。”穿着白大褂的林蔚然站在病床前愤愤骂了一句。

梁锦橙连忙拉着她坐到自己病床上,压低了声音,“又不是单间病房,你小声一点。”

林蔚然重重的跺了一下脚。

看梁锦橙难受,林蔚然心里也不好受,这些年,她最清楚她每一步走得有多难。

明明是医学院高材生,放弃出国留学深造的机会,偏偏去给沈沉做苦力,苦读金融经济政法,各种证件考上一堆,而那个男人就是看不到她的好,还在外面拈花惹草。

“好了,我不骂你,你也别搁在心里,你腿上的骨头没断,只是脱臼,处理的及时,下地走路没什么问题,记得别做什么剧烈的运动,我还要去别的病房看看,你在这里睡会儿,等我下班,咱们一起去吃好吃的。”

梁锦橙抬了抬头,微微一笑,“蔚然,谢谢你。”

“谢你个大头鬼。”林蔚然敲了敲她脑袋。

梁锦橙按照林蔚然说的,躺在病床上,许是真的累了,一直睡到林蔚然下班叫醒她。

两人习惯性的去了街头烧烤店。

点了啤酒和烤串,吃吃喝喝不亦乐乎。

临走的时候,梁锦橙还听到林蔚然抱怨道:“天知道,你这个沈家少奶奶,沈氏总经理,租不起房子,进不起餐厅,喝不了高档红酒,还要缩衣节食打零工。”

“嗝……”梁锦橙打了一个饱嗝,眉眼上挑,自豪道,“那是我本事大。”

“你是本事最大的女超人,全球最屌受气包,我要是你,早就一刀给沈沉断了根,看他还怎么在外面玩女人。”

梁锦橙抬了抬头,看到秦希的车来了,便扶起已经喝醉的林蔚然,与秦希一同将人塞进了车里。

向秦希交代了一声:“好好照顾她。”

秦希没有要走的意思,反问道:“那你呢?”

“我呀?嗝……”她抚了抚胸口,然后站直身子勾了勾唇,“没人接呢,只好自己回去啦。”

秦希见她醉的不轻,“我给沈沉打电话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她笑着,声音爽朗清丽,笑容明媚,仿若有了五年前的娇态,美得窒息。

秦希看得一滞,随即低头掩藏方才的一丝窘态,掏出手机,给沈沉拨了过去,开了免提。

嘟嘟嘟……

“沈……”

“喂?”

秦希还未言语,一声甜美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。

“你好,阿沉在洗澡……”女人说话伴着淅淅沥沥的水声,“阿沉,你电话。”

“喂?”熟悉的声音进耳,梁锦橙心头却是一痛。

“沈沉,你老婆喝醉了,你管不管。”秦希吼了一句,满满怒气。

电话那头,声音明显一顿,“在哪?”

“学校附近大排档,”秦希说完,电话直接挂断,一脸担忧的看向梁锦橙,“锦橙……”

她好像才回过神来,淡淡一笑,“我没事。”

毕竟,早就习惯了。

习惯,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。

她美丽容颜之下的笑,秦希只看到了凄楚。

“我陪你一起等他过来。”

“不用了,我想单独跟他谈谈,你先走吧。”

秦希拗不过梁锦橙,还是开车走了。

梁锦橙看着秦希的车渐行渐远,直至拐角处消失不见,脸上挂着的笑,终是绷不住的耷拉下来。

她双手抱住胳膊,惊觉秋风萧瑟,只方才怎么没觉得这么冷呢。

梁锦橙在街头站了许久,没能等到熟悉的身影来到。

便重新坐回到烧烤摊,点了几瓶啤酒,不知不觉竟是喝了几瓶。

喝得全身冰凉。

又一次拿起手机,拨出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,在差点按下了绿色通话键的一刻,竟是来了沈沉的消息。

她一怔,心头却是一暖。

这是一年多以来,沈沉第一次给她发消息。

心跳莫明加速,竟然紧张了……

打开消息,脑中轰然一响,如雷击般。

满屏马赛克,除去模糊肉色,便是沈沉和柳素素的两张脸,清清楚楚的告诉她沈沉到底有多狠。


↓↓↓↓      

未完待续……     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



首页 - 成功男性进化论 的更多文章: